(顾城城秦北)独自长大全文阅读_(顾城城秦北)全集在线阅读

小说:独自长大

类型:现代言情

作者:干的白米饭

角色:顾城城秦北

评论专区

后娘[穿越]:亮点:家长里短的智慧,打打闹闹地养娃雷点:1.作者怼读者口气比较冷硬。2.女主设定不婚主义,男主设定鳏夫带三个娃,两人都不是奔着爱情,而是奔着生活。

校花的贴身高手:主角还是处男你们知道吗,这么黑干什么,明明这么可怜,住他隔壁不好吗——来到什么同人)

巨星从来没有文艺的:穿越重生不抄歌,犹如穿清不造反,文青

独自长大

《独自长大》精彩片段

第6章 我不愿意跟你走了

林一宇把人送走,顾城城关上办公室的门坐回沙发上发呆。

刚才脱口而出的这句话,在她心里就像一根刺一般,藏了好久好久。她以为自己早就无所谓,忘记了,但是没想到竟然有这么个机会,让她条件反射般的把这句话还给他。

但是秦北根本不知道,她当时是抱着怎么样的心情去找他的。她当时只觉得,只有秦北能帮她,她就是那时候自己能想到的,唯一的出路。

可是他当时皱着好看的眉头,甚至还没等她开口,便对她说:“城城,你以后不要来事务所找我,你的事情以后再说,先回去吧。“

她当时想,她不打扰他工作,那就在门外等着吧。然后在等了两个小时以后,她看到秦北和他当时的导师,把董军辉送了出来。

他可以认为她的事情不重要,甚至也可以选择不帮她。但是,他不可以选择站在董军辉那一边!

那是颠覆顾城城十几年对这个世界浅薄认知的一天,也是颠覆她对秦北浅薄认知的一天。

在此之前,她觉得,所有的律师都像秦北一样,正直、刚正,永远代表正义的一方。

然而实际上却是,只要有足够的资本,就可以找最知名律所的律师来做更全方位的服务和辩护,而对方甚至不用出庭便能轻松获得胜利的结果。

而顾铭成申请的法律援助,在开庭当日却面临多方面证据不足,辩护不力的现状,面对对方早就备好的陷阱和“证据“,毫无招架之力,被迫接受所有的代价。

那时候好长一段时间,她一直在适应家里遭受变故之后的兵荒马乱,一切无法承受的焦虑、难堪以及压力,都转化为对秦北的讨厌。似乎只有这样,心里才能有一个宣泄的出口,才能慢慢的慢慢的熬过去。

再到后来,她忙碌于解决各种困境和难题,甚至没有多余的心思和情感来讨厌他,便将他埋在心里,成为一个禁忌。如果可以,她希望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再见到他!

而事实就是,再次见面如此猝不及防,而她自己也做不到如之前想象过的那般云淡风轻。

顾城城厌烦这种,轻易便因他而起伏的情绪。也许,当时那段不堪、艰难、痛苦的经历,时时刻刻带着她对秦北的不解和恨意,她内心深处至今还有所不甘吧。

顾城城站在自己房间的阳台上,微微抬头看着被车水马龙照亮的夜空,深吸了一口气,又缓缓地吐出来。

她不喜欢他若有似无的接近,不喜欢他面对她时依然游刃有余淡然的表情,不喜欢他有时似乎只对她露出的那丝意味不明的笑意。她全身的细胞都在抗拒他这个人,想装作若无其事的不在意,又控制不住自己。

今天情绪的失控,她也有所反省。如果接下来还有长远的合作,这个事情确实应该找机会解决一下。

于是顾城城掏出手机打开和秦北的好友界面,上面还保留着一周前他们的第一次对话。

秦北:个人名片信息,包括了姓名、职务介绍、联系方式、邮件。

顾城城:一个握手的表情。

她斟酌了一下言辞,给他发了一段话:秦律,感谢你那天的帮助,也为昨天的失礼道歉。明天中午如果方便的话,可以请你吃个饭吗?

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回复。顾城城看了下时间,晚上的七点不到,便打电话给唐菲菲:“来我家喝点儿不?“

唐菲菲声音有些模糊:“你等会啊……“过了一会说道,“刚贴了个面膜。你家有啥下酒的呀?吃完还要收拾,还是我带你去外边儿喝吧。”

顾城城想了想说:“那也行。你给我发地址,咱直接打车过去,就不开车了。”

挂了电话看到秦北依然没有回复,她也就先不管了。在阳台上伸伸懒腰,跑了两步,心情有些豁然开朗。

于是先进屋洗了个澡,换了一身长裙,画了个淡妆,按照唐菲菲之前吐槽她的要求:叫你出来玩的时候,就把你自己给拾掇拾掇。只有艳压全场,才能身心愉悦,别瞎了你这个好脸蛋。

艳不艳压全场她不知道,不过出门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确实是好看的,心情也确实好了起来。

唐菲菲定位的是一个清吧,她们到的时候比较早,酒吧里还有供应一些主菜。唐菲菲硬要坐在离舞台最近的中间的台子上,眨着眼睛跟顾城城说:“晚上九点后驻场的乐队主唱特别帅,唱的特别好。”

顾城城看着她明显兴奋的脸,也跟着笑起来:“那我就近距离感受一下。”

这家店的装修挺有个性的,就算是离舞台最近的桌台,也不会显得拥挤,实际上能给人明显的独立空间感,酒吧的音乐抒情又热烈,音量也适中,挺舒适的。

等菜的时候唐菲菲靠过来问她:“怎么不瘫在家里啦?最近有啥烦心事儿?”没等顾城城回答又说下去,“让我想想,最近让你烦的,估计就薛明星一件事了吧。”

顾城城看了她一眼笑着说:“薛明星的事儿,有你不就能搞定啦。我操心什么呀。”

唐菲菲摇摇头说:“我也搞不定了,上次秦律提的方案跟你说了吧,我也跟赵老板汇报了,就看您两位怎么定夺了。”

顾城城听到“秦律”就皱眉,嘴里哼哼两声说:“非上班时间就别聊业务了,没见你这么拼命的。”

唐菲菲嫌弃地看了她一眼:“哎哟,我这是给谁拼命啊?为了表达你的感激,等会你买单啊!我要尝这里好几款酒,把新酒品都试一遍。”

顾城城被她逗笑了,接口道:“难怪带我过来呢,当是揣个钱包呢。行呗,给我也来一份,陪你都喝一遍。”

唐菲菲看了她好一会,说:“顾美女,我发现你今天不仅带着富裕的光环,还自带了倾城的气质。”然后伸手过来掐了一把顾城城的脸,“这小脸蛋,怎么笑起来这么好看呢。”

顾城城好笑地拍掉她地手:“你一向崇拜我,自带粉丝滤镜了。”

唐菲菲点了点头说:“应该就是的。你准备和我不醉不归,我还是要对你的安全负责的,叫林一宇过来一块儿吧。”

说完便给林一宇打了个电话,挂了后说:“林一宇那边有点事儿,晚点到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她们点的菜陆续上了。唐菲菲把刚才提到的酒都点了个遍,下单的服务员频频点头,满脸带笑,服务态度瞬间飙升,时不时都过来关照她们。

唐菲菲把脑袋凑过来说:“看吧,美女+金钱就是吸引人。”

顾城城喝了一口刚上的一杯调酒,颜色好看颜值挺高,味道也出乎意料的好。止不住和唐菲菲多喝了几杯。

林一宇来的时候,身后还带着个赵定。

酒吧的驻场乐队已经登场,DJ也很会调解气氛,现场挺热闹的。

赵定一坐下,还嫌弃地看了看她们桌上的酒杯:“老子不喝这个,小姑娘喝的东西。”盖不住顾城城热情的推荐,硬是让他试试。

赵老板别别扭扭地喝了一杯以后,舔了舔嘴唇,对着顾城城期待的眼神点评道:“呃……甜甜的,确实还挺好喝。”

顾城城便高兴了,又从头要了一份,硬要他整个品一遍。

唐菲菲有点人来疯的属性,两位老板又有点儿小孩子属性,兴奋起来精力充沛。林一宇要了杯果汁在旁边看着他们,三个人热热闹闹地跟着现场玩儿游戏,等他们精力慢慢消耗完了,便准备一起打包送回去。

出了酒吧,唐菲菲嚷嚷着冷,顾城城把出门前穿的小外套脱下来给她穿上。赵定见状,硬是也要脱衣服,林一宇头疼地制止:“老板,你顾虑点公司形象。你就一件衬衣,再脱要裸奔了!”

好不容易稳住了几位,拦了个出租车,唐菲菲又和赵定吵吵着谁坐前面谁坐后面。林一宇手忙脚乱地把唐菲菲塞到后排,赵定又闹起来,抱着拦着他硬说要和他坐一块,不和唐菲菲坐。

顾城城却乖乖站在一旁,也不坐进车里,就是低声说:“我头疼。”然后眼睛湿漉漉地看着他。

林一宇心里第一百遍发誓,以后有这三个凑一块的地儿,他坚决不来!

就在出租车师傅已经忍不住要骂人的时候,有人在他身侧说:“林助理,需要帮忙吗?”

林一宇转身,便看到两个男人,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顾城城旁边,这会正看着他开口问。

林一宇彷佛看到了生命的希望,笑着朝对方点点头:“秦律,好巧。不好意思,可能真的需要您帮个忙。”然后摊开手无奈地说,“您如果方便的话,帮忙送一下我们赵总回去吧,他就住在丽苑豪庭那个小区。”

说完刚想把赵定给拉上前,不料赵老板搂住他肩膀说:“我不和别人走,你要送我回去。”

林一宇看到秦北旁边站着的陌生男人,脸上肉眼可见浮现出意味不明的笑。让他很是头疼。

秦北这时候开口说:“林助理,我送顾总回去吧。我和顾总顺路。”

林一宇有些不放心,看了一眼顾城城,问她:“城城,让秦律送你回去,那你到了跟我说一声,知道吗?”

顾城城还是乖乖地朝他点了点头,说:“没事,你赶紧把赵定带走,吵得我头疼。”

秦北站在一旁,看着林一宇说:“你们私下关系挺不错的。”

林一宇也没有其他想法,对着秦北抱歉地说:“真的太麻烦你了。到了以后,也请跟我说一声。”

旁边的男人笑了一声,开口道:“放心吧,我是这酒吧的老板。我保证秦律一定把顾客安全送回家。少一根头发了你来找我。”

林一宇又感谢了一番,和秦北留下联系方式后,便在出租车师傅催促下走了。

站在秦北旁边的丁亦光终于忍不住奚落他:“哎哟,我真是见了鬼了,竟然有朝一日见到秦律助人为乐的一面。”

说完转身到顾城城面前,伸手打招呼:“你好,我是这酒吧的老板,秦北的朋友,丁亦光。”

顾城城反应略微迟钝两秒,歪着头笑着说:“你好,我是顾城城。你家的酒真好喝。”

丁亦光一听兴奋了,刚想聊起来,秦北挡住他挥挥手说:“别那么多废话,我们走了。”

然后看着顾城城低声问:“能走到停车场吗?”见她乖乖点头,犹豫了一下,拉起她的手往停车场走。

顾城城的手有点凉,可能是酒吧的空调吹的。秦北看着她光滑露出的手臂,脱下外套给她披上。

顾城城就在这时抬头看他,湿漉漉的眼神,然后延迟般慢慢的露出一个感激的笑:“谢谢。”

秦北忽然心里某处被蜇了一下般微微发软,他看了看她,退开一步沉默着继续往车旁边走。

帮她开了车门,顾城城却忽然停在离他一米的位置,出神地看着他。

秦北也不说话,站在车门处,也看着她。

阴影下他的脸棱角分明,看向她的眼神专注又略带审视般,没什么表情,也分不清什么情绪。似乎就是有很多的耐心,等她自己走过来。

为什么他还是觉得,无论如何自己都会走到他身边?顾城城忽然觉得今天不适合喝酒,不然她现在就不会控制不住自己,内心某一处发涨,然后没来由的一阵难过。

她的大脑甚至还没来得及发送指令,眼泪已经掉下来,然后她没忍住,哽咽了两声说:“秦北,我不愿意跟你走了。”

秦北回到房子,又是到了凌晨。

他一如往常一样,换上拖鞋,洗漱完便走到阳台,给银河添加点猫粮和零食。

银河懒洋洋地靠过来,似乎感受到他些许变化的情绪,停在他脚边蹭了蹭,抬头看他一眼,小声“喵”了一句。

秦北蹲下身,一只手轻轻地摸了摸它的头,眼睛却看着前面的阳台玻璃发呆。

她刚才说什么?她说:我不愿意跟你走了。

可是她没说为什么。

只是像下定了决心一般,抿着唇执拗地站在原地不动。抬头看他的眼神,像极了以前考试没考好很是委屈的样子。

转载请注明:《(顾城城秦北)独自长大全文阅读_(顾城城秦北)全集在线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