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挽舒,周亦川《猎户家的冲喜小娇娘有空间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猎户家的冲喜小娇娘有空间

小说:种田

作者:本萌叫呱呱

角色:慕挽舒,周亦川

简介:【空间+甜宠+双洁+发家致富闷声赚大钱】【一见钟情+腹黑+架空+细水长流】
慕挽舒穿成了个孤女,还喜当冲喜小新媳。本来听说这将嫁夫君已经因伤昏迷了许久大有几率是醒不过来了的。可没想到她这冲喜新娘实至名归!成亲当天真把新郎给冲醒了!
娶的新媳妇福气满满人美嘴甜又乖巧的,可把周母给乐歪了,从此周家父母就成了双标典范。
周母:儿媳是我掌心宝,儿子都是草。
周亦川:这可是我媳妇,我来宠就成,您可别跟我争。

书评专区

喜欢虎不拉的萧二少:怎么说呢 男女主和人设有点不对我口味 感觉很平淡 不过还是五星吧 拜拜 走了~

虚幻世界里的甜蜜:挺好看的,超喜欢,就是更新快点啊作者大大😂😂😂

五脏俱全的螳螂兽:写的非常棒 作者继续加油 哦

♡偏爱只给赵丽颖♡:好看(*ෆ´ ˘ `ෆ*)♡

用户10904423:很好看,男主目前没有烂桃花,女主也很不错

猎户家的冲喜小娇娘有空间

《猎户家的冲喜小娇娘有空间》第6章 洞房花烛时免费阅读

“咳咳”干咳了两声掩饰尴尬,没敢去看对方的反应,便忙低下头看那只大海碗。

这碗好大啊。

“夫君可有用,若不一起用吧?”想罢她说道。

“无事,媳妇你先用吧。”

他还想看她吃东西的模样,刚刚慕挽舒嚼糕点的样子他见着了,小嘴鼓鼓的就像在山里看着的那些树跳鼠一样。

这里的树跳鼠便是小松鼠,因为它们在树上蹦跳很厉害,所以这里的人都称为树跳鼠。

慕挽舒听着这烫耳的媳妇有点红耳根,闻言望了他一眼,见他确实是还不想用,便也不勉强了。

“那谢谢夫君了。”肚子早已经饿坏了,话落便也顾不得尴尬害羞了,直接开始干饭。

周亦川笑看着她用着,她脸型较小就两边脸颊有一点点肉肉,食物塞到她口中便会鼓起脸颊,随着她动作一鼓一鼓的很是可爱。

“呼。”就在周亦川心中感慨的同时,慕挽舒也用饱了。

也许是因为肚子太久没吃到过面了,她觉得这顿面很是美味。

摸着肚子一脸食足,原主这自从她父亲出事之后就没正经吃过一顿饱饭了,初前是因为无心下咽。

后面….是因为穷。

“就用好了?再用点吧?”一旁的周亦川见她停下动作出声道。

看着碗中还剩了一半的面,眉头惯性的微锁,眼中有些担忧,

怎的吃这么少?就说怎的这般小小只的,往后还是得多努力把她养胖点才行。

娘先前说了,壮实点健康,不容易生病。

周母:….我之前只是为,我这因为到了年纪而横向发展的身材找借口罢了。

“不用了,已经好饱了。”慕挽舒摇摇脑袋,看着那碗中剩下的面还有些可惜,她不喜欢浪费食物,但现在真吃不下了。

好饱。

“真的?”周亦川再次确定。

慕挽舒点点脑袋,刚想把剩下的面放到一旁留着,等晚点再用,可谁知一旁的大手便先她一步接过她手里的海碗。

周亦川见她确实吃不下了才没有再说什么,接过海碗三下两下用完了剩下的面。

“你…..别…”看到他就着她刚刚喝过面汤的地方,喝剩下的汤,慕挽舒欲言又止。

他,他,这,能算是初吻没了吗?这好像是那什么间接接吻,应该不能算吧?

一向跳脱的脑袋,此刻又歪了。

“嗯?”听到她的问话周亦川表情有些不解,但那无人注意的耳根却有点发红,心中有些心虚刚刚自己的动作她有没有发现?

应该没有吧?碗边都长得一样,认不出来的吧?而且,她是自己媳妇…不心虚,不心虚,给自己洗脑中。

不过,他莫名的感觉面的味道比以往多了点甜味?明明做法还是一样,但就是比以往好吃。

心里美滋滋。

看他那无辜的样子,慕挽舒抿了抿嘴唇摇摇头。

“没事。”算了,他又不是故意的,碗边都长得差不多一样,她也是因为记得自己放碗方向,才认出的。

他应该只是碰巧用到了那处。

“嗯,我刚刚烧了些水,去打来给你洗洗吧。”

这会儿外边的天色已经暗下来了,客人也都走得差不多了。

慕挽舒听着外边小了动静,站起身来。

“没事,我自己去吧,你身体还没好切不可操劳。”说着取过刚刚的碗筷,便要出门。

“无碍,我身子无事。”周亦川跟在后头,这体力活自然是该男人来的,怎的能让女子来。

门口偷听动静的母子三人,听到脚步声连忙要跑开,可惜还是晚了。

“吱呀~,娘?亦明?亦海?”小夫妻两人异口同声。

房门瞬间打开,母子三人暴露在了慕挽舒两人眼中,周母尴尬的笑了笑。

“娘,来给你送点水。”看着慕挽舒,周母指了指打过来的水。

“大嫂。”两个团子到感觉没啥,喊着便扑向慕挽舒,一人抱一个腿。

“我们和阿娘一起来给大嫂送水水哇,大嫂怎么知道小亦海来啦?小亦海还想给大嫂惊喜呢,嘻嘻。”

他们其实也就刚到门口,然后周母就刚巧听到了里边的声音。

说什么“你别… …..”然后又说要打水啥的,再然后就这么想歪了…

所以听到动静就下意识的躲了,见自己想多周母还挺尴尬的。

“水给你们放这儿了,娘还有事,先带他们走了。”忙笑着说道,然后拉着两个小团子走了。

听刚刚那说话声音,两小夫妻应该处得挺好,还是多给小两口留点空间吧。

“阿娘,大嫂。”两个小团子一脸茫然的再次被自己娘亲带走。

腐女段位还不够达标的慕挽舒也是有点迷糊,抓了抓脑袋,咋奇奇怪怪的?

周亦川自幼跟着自己娘自然是懂他娘的想法的,内心捂脸……

“咳咳,你先洗吧,我出去看看娘要不要帮忙。”忙把水都提到房中说道,说着不等慕挽舒回答便跑了出去。

慕挽舒也有这意思,见此便没有说什么。

在慕挽舒洗漱好后,换上了原主本来的衣服。

打得水挺多,她没有用完,就着水她看到了自己此刻的模样。

看到水中那熟悉的脸,她有些惊讶。她没想到原主的长相,竟然是跟她自己本来的样貌是一样的。

不过也好,她也习惯自己的脸,若顶着别人的脸怕是不太习惯。

“咚咚。”就在这时,房门响起了敲门声。

“媳妇,你好了吗?”是周亦川的声音。

听到他的声音慕挽舒把换下衣物都收拾好,才应声道。

“好了,你进来吧。”

“吱呀。”闻言周亦川走了进来,慕挽舒注意到他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了一套。

“你方才出去洗漱了?”

“嗯,我去那边空房洗了一下。”听人说新媳妇都喜欢爱干净的男人,他洗干净了。

小亦明小亦海是在周家盖房的时候怀上的,周父周母当时手中刚好还有些余钱便多盖了两间房,好到时候孩子大了有地儿住。

现在因为两团子还小,所以是空着的。

“好吧。”闻言慕挽舒没多说啥。

夜已深,人也洗漱好了,便该入睡了。

两个新婚夫妻齐齐躺在床上,周亦川躺外头,慕挽舒躺里头。

此刻,屋中只剩喜烛那摇曳的烛光,还有两人的呼吸声。

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,慕挽舒下意识的抓紧被角,心脏紧张的砰砰跳。

而周亦川也是如此的,大掌握着刚刚出去洗漱时父亲给他的画本,想着话本中的内容手心出了些汗,耳根通红。

想着父亲那句“知道你身体壮实,经得住,但身体到底还在休养着,你可得悠着点”他更是红意加深。

打猎上山哪儿有不受伤的,伤势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,只是跟大夫说的一样躺久了没用东西有点不得劲而已。

用了些米粥和面饱腹之后,他感觉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,当然这其中也是添有兴奋的亢奋状态的。

不过他感觉待在媳妇身边,身体莫名的就感觉很舒适,一点不舒服的感觉也没有了。

也不知道为什么,但他也没去深究因为,此刻有其他的事情吸引了他的注意力。

慕挽舒的衣服是早年的时候置办的了,那时候慕家还好好的,而这一年多慕家出了事,这身子也便瘦得飞快。

所以现在衣服穿着是有些大的,现在躺在床上锁骨会露出一些。

而周亦川侧头刚好看到了这幕,喉结不受控制的滚动。

就在慕挽舒紧张的握被角时,耳旁他的声音忽然响起。

“媳妇,,可以吗?”嗓音有些沙哑,带着忐忑。

明白他意思慕挽舒小脸热度再次加温:“你,你可以吗?”

她紧张的回话,听人都说他昏迷了那般久,应该撑不住的吧?

???

周亦川闻言一僵,忐忑紧张瞬间被冲散。

他自然可以!必须可以!

慕挽舒思绪未落,人便已被对方压制住,对方身上的淡淡松木香传入鼻息绝。

“媳妇,验过便知道可不可了。”他有些咬牙切齿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,而那耳根颜色却在悄悄加红。

根本不等她回答,他那笨拙的吻便已经覆上。

慕挽舒怔然的瞪大了眸子,眨巴了几下眼睛,不知道是该继续睁着还是闭上,小手不自觉的纠着他胸口的衣服。

而男人对于这方面总是无师自通,从一开始的笨拙缓缓找出了主次。

被他带入着,让她不自觉的闭上了眼睛…

周亦川粗喘着呼吸,迷离间抬眸望向身下的小娇人儿,呼吸不受控制的沉重了许多。

但他还是能感觉到她此刻紧张,和她那害怕的情绪。

“别怕。”深吸了口气在她额上轻轻落下一吻,低哑着嗓音安抚。

慕挽舒轻轻点头回应,但手还是紧张的摸索到他的手,紧张的抓着他。

随即被他反握住,十指相扣。

这一动作莫名的让她感觉放松了下来,周亦川见此才缓缓继续动作。

就在这一刻,慕挽舒忽然感觉到身下一股热流涌出,随之而来的还有小腹处那一点点加重的闷痛又抽痛的感觉。

“等一下。”

这熟悉的亲戚到访感,让慕挽舒脸色一白,手抓紧他将他拦停住。

周亦川尽管难受,但也还是停住动作看向她。

“媳妇,你,你怎么了?还好吗?”

看到她小脸开始变白,显得有些痛苦的样子,他整个人一僵瞬间慌了神,带满了担忧。

村里的老汉啥的喜欢聚在村头那颗大树下叨叨,聊家常,也会说些荤段子啥的。

他送猎物经常要出村,所以听说过一点,听他们说过女子初次会痛,但他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痛。

而且……低头瞅瞅自己…..他,好像还没开始呢,就会痛了吗?还这么痛?

“我,我……我那个来了。”

听到他这么问,慕挽舒是又觉得难受,又觉得有些尴尬,憋了半天憋出这么一句。

想她好歹活了二十年,虽然是在穿越前一天刚刚满的二十岁,但她还真是第一次这么社死。

“那个??哪个?”

周亦川见她不舒服,便早已经担忧的移开了身子侧在一旁,但听她这话还是有些摸不着脑袋。

慕挽舒见此,那因为疼痛而发白的脸,都尬出了红色。

“就,就是葵水。”

>>>点此阅读《猎户家的冲喜小娇娘有空间》全文<<<

转载请注明:《慕挽舒,周亦川《猎户家的冲喜小娇娘有空间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