聂枫,铁铭小说免费阅读全文,《古剑天风》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

小说:古剑天风

小说:其他小说

作者:聂枫

简介:  古剑的世界,浩瀚无边,剑道的修炼更是无边无界……  这里没有鲜衣怒马、锦衣玉食,有的是一个低贱的下等人出身、并且是废物修炼资质的穷家少年,在一系列不服输、不服命运的奋斗挣扎中,拼尽全力只为了赢得那一份上等人面前的尊严和尊重,并最终逆天改命、成就无上巅峰的故事……  废物中的废物又怎样?下等人又怎样?只要心中的希望不灭,永远都不会是绝路!  虽缺乏优良的修炼天赋,但聂枫却发现自己拥有…

角色:聂枫,铁铭

古剑天风

《古剑天风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

第一章 神秘的铁牌

  古剑大陆之名,传说来自数百万年前的一场偶然。

  数百万年前,当这片世界刚开始有文明之时,一柄天外飞剑凭空直坠,狠狠插在大陆的正中央,高处直冲云霄,宽则仿若一座小山,威猛赫赫,亘古永存。

  这柄古剑,自打出现开始,就给这片世界的人类带来了永恒的追求,那就是剑道,永无止境的剑道,杀伐不息的剑道,唯一不变且亘古长存的剑道。

  这个世界的人类仿佛只为剑道而生,重剑道,尚剑道,崇剑道,尊剑道,不仅社会规则被剑道影响,甚至各类纷繁的图腾信仰、冶铁制器、仙丹灵药、奇巧淫技、乃至衣衫配饰等等一切,似乎除了吃喝之外,几乎都已被剑道深深浸染,深深扎根。

  ……

  聂枫,是一名剑仆的儿子,所谓剑仆,乃是一种职位,常年居住在宗派或山庄之内,专为各类宝剑的清洁、护理而设。

  剑仆之下为剑奴,乃是这片大陆最低等的人群,耕种采织、冶炼制器、烧菜做炊等等,几乎都是他们的事,总之,剑奴只有观看别人用剑的份,连剑都不配摸,也不准摸。

  剑仆之上为剑侍,再往上为剑者。

  聂枫的父亲聂铜,出身于冶铁行业,原本一生都是剑奴的身份,但因缘际会之下,为木氏家族大长老木霖打造了一块铁牌,铁牌成形后,聂铜小心翼翼的将铁牌各处纹路都清理的干干净净,木霖长老相当满意,从而一句话就将聂铜带进了木府,成了木府剑仆之一。

  ……

  眼前一片黑暗,仿佛忽然掉进了无底深渊,任他拼命抓挠,就是无法捕捉到一丝维持平衡的安全点,一种恐慌和惊惧由内而外迸发了出来,迅速遍布了他的全身,在脑部神经都开始麻木时,聂枫猛然睁开了眼睛。

  一层黏黏的汗水布满了全身,轻轻活动之下,衣衫被褥之上仿佛忽然贴了一层冰,冷的聂枫不由哆嗦了一下。

  “娘……”聂枫这才发觉,仿佛口渴过度,嗓子都有些嘶哑了。

  “你总算醒了!”旁侧传来一记柔和的声音,声音中带着一丝焦虑一丝喜悦。

  聂氏,今年三十六岁,由于聂家家世贫寒,长期得不到足够的营养,因此原本尚存风韵的年龄,脸色却常年呈现一种淡淡的菜青色,两鬓也开始生出了几丝白发。

  “喝水吗?”聂氏端过一碗早已盛好的温水,递到了聂枫的唇边。

  喝了几口水,聂枫的精神也振作了许多。

  忽然,房门被推开,聂铜回来了。

  “哦,枫儿醒了!”见到床头想要坐起来的聂枫,聂铜赶紧走前几步,扶住了聂枫的肩膀。

  “枫儿啊,唉!你以后不要让你爹娘再担心了好不好?你昏迷的这一天一夜,对我们可真是煎熬啊!那个铁小子他爹可是名剑者,铁小子肯定打小就修习剑术,你又怎么会是他的对手呢?”

  聂铜口中的铁小子,名叫铁铭,他的父亲铁隆,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剑者,这种身份对于身为剑仆的聂铜而言,简直高高在上,根本就不是他这种身份的人能够比拟的,甚至铁隆在面对聂铜之时,连正眼都不会瞧上一下。

  但大人的规矩在少年身上,可就有些不一定管用了。

  根据木府的规矩,凡是木府内的人员,不分职位出身,其子女只要身体健康,自打十岁起,就能拥有去剑阁学习剑术的机会,聂枫今年十三岁,自从跟着父亲来到木府,他已经在剑阁修习剑术一年了。

  木府的规矩,自然更多的是为了稳固其自身实力,尤其在这片激烈竞逐、杀伐遍地的大陆上,实力更是衡量一切的唯一标准,只有拥有足够的实力,才能保护身边的人,也才能拥有占据一定资源的资格,否则只能被其他势力所剔除淘汰。

  但无可否认,木府的规矩还有另外的一个作用,那就是给身为剑奴、剑仆、乃至剑侍的下等人一次翻身的机会,只要他们的子女在年满十八岁之前能晋升剑者,即可一跃而摆脱低等人的身份,进入到受木府尊重的层次。

  因为剑者拥有一个对于木府都有好处的作用,那就是护院。

  聂风微微活动了一下身体,在这一天一夜的昏睡中,身体许多伤处都恢复了不少,但一些肿痛的部位,仍然让聂风疼的龇牙咧嘴了半天。

  “父亲,不是孩儿要打架,而是那个铁铭骂父亲是……是下等的贱民,孩儿一时气不过,这才争执了起来,只是没想到那个铁铭的剑术有这么高。”

  聂铜不由微微一怔,眼神中不着痕迹的露出一丝黯然,旋即自嘲的说道,“哼,我本身就是下等的剑奴,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好了!”

  但聂铜眼中的黯然,却被聂枫看在眼里,并深深牢记在了心里。

  微微沉吟了片刻,聂铜略有郑重的看向聂枫,“只是老爹希望你能有出息,如果你能成功晋升为剑者,我跟你娘就是立刻死了,也能瞑目了。”

  “乌鸦嘴!要死你自己死去!我跟枫儿还要好好活着呢!”聂氏低声骂道。

  “呵呵呵!”聂铜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。

  聂氏也不由微微抿了抿嘴,侧坐在床上的聂枫心里也泛起了阵阵温暖。

  “父亲放心吧,我有信心在两年之内一定能成功晋升剑者,到时老爹就不用再低三下四了!”聂枫轻声的说道,但声音中满是坚定的语气。

  “好,我就等着我儿子给我争光了!呵呵呵!”聂铜慷慨的大笑了起来。

  ……

  夜深人静之时,聂枫躺在床上并未睡着,他在回想昨天下午与铁铭的争斗,尤其铁铭最后使出的一记异常复杂的剑招,那股威力直到现在都让聂枫心惊肉跳,他实在难以想象,那样的剑招铁铭是如何学来的。

  右手不自觉的挥舞了几下,旋即重重叹了口气,“唉,还不知什么时候我才有资格学习剑招呢!”

  聂枫进入剑阁的一年来,几乎天天都在练习基础剑法,所谓基础剑法,不外乎劈、点、刺、撩、抹、崩等基本技法,这些技法乃是构成千变万化的剑术的基本要素,聂枫心里很明白,但让他无可奈何的是,剑阁规定竟然要练习基础剑法满三年,才能学习粗浅的剑招。

  “三年啊!日子怎么熬啊!”聂枫心里嘀咕道。

  现在的他才堪堪熬过一年,就有些受不了了,还要再熬过两年才行,两年后,他可都要满十五周岁了啊。

  “这破基础剑法,我早就烂熟于心了,不知道还要费心劳力的练它干嘛!”聂枫不满的嘟囔了一声。

  百无聊赖之际,聂枫手掌伸进衣兜,摸出了一块拇指大小的铁牌,把玩了起来。

  这块铁牌通体黝黑,两面什么图纹都没有,只在中心处有一个极其细小的红点,仿佛缩小了无数倍的飞剑靶的红心一般。

  这块铁牌是聂枫在爬到青兰山顶游玩之时,从一处山石裂缝中抠出来的,当时的他还兴奋了好一阵子,毕竟能在方圆百里最高山的山顶捡到东西,肯定不会是普通之物,哪怕山顶总高还不到一百丈。

  但聂枫横看竖看,实在感觉不出这块铁牌的特殊之处,如果不是因其手感颇佳,聂枫早就将其扔掉了。

  夜已经深了,微风轻拂从窗口中悄无声息的潜入到少年的房间里,握着铁牌的少年已渐渐酣睡了起来,月光仿佛布满慈爱的手掌,轻轻抚摸着少年的脸庞,半个时辰后,又转移到了少年握着铁牌的胳膊、手掌。

  忽然,铁牌中心的红点蠕动了一下,继而几次眨眼的功夫,红点竟然缓缓扩大,并呈螺旋形缓缓旋转了起来,随着螺旋的旋转,红色区域的中心位置竟然渐渐凹陷了下去,一个深不见底的细微黑洞浮了上来。

  仿佛梦境一般,黑洞猛然动了动,一只小松鼠先是露了一下头,继而整个跳了出来。

  松鼠叽叽轻叫了几声,富有灵气的双目四处打量了一下,似乎对周围的环境极其的陌生,但叽叽的声音中却满是兴奋之意,继而小脑袋偏了偏,就见到了躺在床上沉沉睡眠的聂枫。

  仿佛感受到了聂枫的伤势,小松鼠沉吟了一下,然后飘悠悠的身体围着聂枫开始缓缓旋转起来,一丝丝红色的气流随着小松鼠身体的移动,缓缓飘散了下来,落到聂枫的皮肤上,然后循着汗毛孔滋滋几下就钻了进去。

  

点击进入整本阅读《古剑天风》

转载请注明:《聂枫,铁铭小说免费阅读全文,《古剑天风》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